从一朵朵棉花到一丈土布要经过十多道工序

从一朵朵棉花到一丈土布要经过十多道工序

从一朵朵的棉花到一丈土布,需要经过十多道工序。

“棉花先要去籽,然后拿到工厂里用机器加工,蓬松。”张水娟说,与手工弹的棉花相比,机器弹过的棉花更蓬松,因此更适合纺纱、织布。

纺纱,就是把弹松的棉花搓捻成线或纱的过程。张水娟随手拿起记者的采访本和笔当工具,一边演示一边解释纺纱前的步骤:“用一根大概长50公分的细木棒,把铺在桌上的棉花卷起来,然后抽出。先把棉花搓成小拇指粗细的‘棉花条’,再开始纺纱。”

木质的脚踏板织布机是手工纺织的最主要工具,织布机很大,往往要占据小半个房间。一般来说,这些工具都是村民请木匠师傅专门制作而成的。

“线放好,一屁股坐在架子上,脚这样蹬一下,两只手这样甩线。”张水娟凭空模拟着织布的情景,双臂灵活地摆动着,“哎呀,没有这些家伙,这样说说真的讲都讲不清楚。”张水娟有点着急,也有点遗憾。经过多次搬迁,那些纺织工具早已被遗弃。

张水娟告诉记者,织布得靠细心和耐心,花上一整天时间去织布,最终也只能出两三丈土布。

通常来说,给织好的素色土布染色,是最后一道工序。买来颜料粉,加水搅匀后倒入土炤的大锅子里,把土布放进颜料水里沸煮三四十分钟,原本素色的土布就染上了厚厚的颜色。如果要织出花色样式的布,那就得在织布前染纱线。

“现在,下沙应该没有这种老式织布机了。”张水娟说,她对织布的手艺还记得很清楚,如果找到这样工具,她很愿意展示一下传统的织布工艺。

相关链接:http://shdashagroup.com

60年国人着装变迁两代裁缝见证服装“演义”

60年国人着装变迁两代裁缝见证服装“演义”

  一把剪刀、一把尺子、一件烧炭的熨斗、一台脚踏缝纫机——凭借这四样东西,彭德明的父亲走家串户做衣服,养活了6个儿女。彭德明接过衣钵,于1985年闯到北京,摆摊“收活儿”。经年发展,裁缝铺一度扩大到拥有工人十二三人。


  儿子彭伟承接着这个职业。他学了三年裁剪,现掌管雅秀一家服装定制店,为诸多名人制装。


  其间,他们见证着国人的着装实现由单一到多彩的变迁、由新潮向传统的回归。


  家庭介绍


  彭德明:54岁,江苏南通人,15岁跟父亲学做裁缝。1985年来京,其裁缝店一度发展到有工人十二三人。


  彭伟:30岁,彭德明之子,学习裁剪3年,现在雅秀市场负责一家服装定制店,曾为劳拉·布什、罗格夫人等知名人士制装。


  15岁开始学做裁缝


  1955年,彭德明出生在江苏南通的一个小岛上。父亲靠着裁缝这门手艺,养活他和另外5个弟妹。哪户村民要做衣服了,就先买好老粗布,再把父亲请去。那时都是纯手工缝制,因此,做一件衣服就要一天的时间。做衣服的人家管吃,父亲总会留一些带回来给孩子吃。


  15岁时,彭德明开始跟父亲学做裁缝。


  彭德明虽然上了六年学,但“识字水平只有三年级”,因此,父亲要让他早点学会手艺。从基本的手针到裁剪等手艺,彭德明跟在父亲身边,边做边学。


  学成后,父亲传下4件东西——一把剪刀,一把尺子,一件烧炭的熨斗,还有一台脚踏缝纫机。父亲觉得,凭借这些东西,彭德明可以安家立业了。


  当时,农村人做衣服不讲样式。然而,中山装的改良版已在北京出现,并影响至今。


  1956年,大批裁缝名师从上海迁入北京,其中一批精英专为国家领导人和国际友人制装。田阿桐、丁奎英等师傅根据毛主席的特点,对原中山装作了三处改革:一是将上面两个秃而圆的兜盖改成“扁而尖”,使衣服上部显得富有朝气;二是垫肩微微上翘,使肩部更加平整服帖;三是根据毛主席丰颐宽额的脸型,将领子加宽加长。


  毛主席穿着这套中山装拍了标准像,就是至今仍挂在天安门城楼正中的伟人像。此后,毛主席在很多正式场合都穿中山装。这套经过改良的中山装被人们称作“毛式中山装”。


  这样的变化,彭德明当时并未听说,他们那里做的还是老式中山装。他更没想到,在这第一拨外地裁缝进京潮之后,他会成为第二拨裁缝进京潮的一分子。


  背着缝纫机进京


  “这边不错,来吧!”


  1985年9月的一天,彭德明收到了一封电报。电报是妻弟徐红兴发来的。他跟彭德明学了手艺后,于当年8月奔赴北京,在南苑落脚。


  彭德明开始有些犹豫。虽然是裁缝,但买不起布,他的衣服穿过后,也要传给老二穿,再传给老三和老四穿,其他村民更是这样。因此,在农村做裁缝的生意并不多,只能勉强养家糊口。儿子彭伟渐渐大了,家里的花费会更多。


  到北京去?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那时,改革开放的声音已传遍各地,江苏等地的很多裁缝北上寻找机会。


  彭德明跟家人商量后,决定和两名乡邻同行。他们背着两台缝纫机、三床被子和换洗衣服就出发了。


  到达北京火车站时,已经是夜里10点多。当时,并没有公交车到南苑。根据徐红兴描述的路线,彭德明等人开始步行。


  彭德明背着一台缝纫机、一床被子和衣服,总共有七八十斤。走到木樨园附近时,他走不动了。三人停下来歇会儿,但越歇越不想走。彭德明背起缝纫机,开始数路边的电线杆,鼓励自己走两个电线杆才能歇一下。


  次日天亮后,彭德明3人才找到徐红兴的落脚地——南苑红房子。彭德明在菜市场边租了一个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安顿下来。当地居民送给他一块木板,他铺上被子美美地睡了一觉。


  白天,彭德明在行人较多的路边支上铁架子,上面铺一块木板,摆上剪刀、尺子、画粉等家伙,开始“收活儿”。当时,裁缝铺不卖布料,只负责做衣服,裤子两块钱,上衣三块钱左右。


  此前,北京人的衣服多半是自己缝制,裁缝店很难找。李岚清曾回忆说,1978年初春,他要做一件短袖衬衣,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裁缝店说可以做。量完尺寸后,问什么时候来取?裁缝说,11月。


  彭德明等江苏裁缝的到来,满足了这个市场需求。白天收完活儿,彭德明整宿地干,第二天就把客人要的衣服做好。


  这个时候,布料已告别“老粗布”,夏天流行“的确良”,冬天时髦“迪卡”。一部反映纺织厂女劳模与漂亮裙子之间矛盾冲突的电影《街上流行红裙子》播出后,影片中的“红裙子”成为中国女性追捧的对象。此后,红裙子、黄裙子大行其道,蓝色、灰色、绿色主打的服装时代终结。


  除了布料和色彩,服装的样式也在不断变化。田阿桐的徒弟、红都服装公司技术总监闫瑞环说,当时,一些年轻人开始穿宽大的蝙蝠衫和喇叭裤,包臀的牛仔裤也悄然出现。此外,西装取代绿军装,成为新时代国人第一种流行服装。


  日新月异的变化,让彭德明兴致勃勃,又感觉压力重重。好在江苏的裁缝老乡们常常沟通,一起学新样式的做法。


  从高峰到低谷


  出活儿快、能做新样式,彭德明的生意好起来,添置了电熨斗等工具。他将妻儿接过来,还从老家招了徒弟。十多平方米的裁缝铺显得更加拥挤了。晚上,彭德明和徒弟在案板上做衣服,彭伟就睡在案板下面。


  上世纪90年代,除了做衣服,裁缝铺也开始卖布料,做一条裤子变成了20元左右。因为生意好,彭德明从老家招的徒弟越来越多,徒弟出师后,就在他那里当工人。1996年,他有十二三名工人。除了裁缝铺,他又租了一间大房子当厂房。


  附近制鞋店的店主说,彭德明当上了老板,开始搞“管理”了。彭德明笑着说,工人忙不过来时,他也帮着裁剪。那时候,彭德明一年的收入有十多万元。


  其时,成衣销售已开始风行,但凭借在当地的人缘,彭德明的裁缝铺依然生意兴隆。


  此后,各种各样的服装品牌纷纷涌现,找裁缝做衣服的人不断减少。2003年,看到很多裁缝改行卖衣服,彭德明心动了。


  他到六里桥等地的超市、商场租了柜台,开始搞成衣销售。转战数地,花了大价钱付场租、进货,但就是卖不动衣服。短短一年,数十万元亏损殆尽。


  徐红兴认为,做成衣销售的人太多,竞争过于激烈。彭德明比较保守,对于做衣服之外的管理和销售等并不擅长。


  此后,彭德明回到南苑,原先的裁缝铺已经立起了高楼。他在高楼对面租了一间8平方米的平房,重新开起了裁缝铺。


  名人纷纷光顾


  在彭德明遭遇低谷的时候,彭伟跟着舅舅徐红兴,摸到了一条新路子。


  彭伟中学毕业后,就跟着徐红兴学了三年裁剪。在他看来,年轻些的舅舅比爸爸观念更新,更能了解和接受新趋势、新样式。


  进入新世纪,“撞衫”成为尴尬的事情,人们开始追求服装个性化,定制成为“潮人”的新宠。


  裁缝店生意转衰之后,徐红兴开始转向服装定制。在做企业服装团体定制取得成功后,他于2005年在雅秀市场租下两块场地,取名苏珊裁缝(服装定制)店,彭伟帮他管理其中的一家店。


  雅秀市场地处三里屯,很多外国人来此购物。为了与外国人做生意,彭伟报了一个班,突击学习英语,尤其是关于布料、尺寸、报价方面的。他的英文名叫Peter,“简单,老外容易记得住”。


  在这个店铺里,柜台摆满了各种中高档布料,根据最新流行趋势制作的服装在醒目处展示。除了西服,复古的唐装、中山装,都是这里的主打。


  今年7月21日上午,一对外国父子来定制服装。营业员跟他们沟通后,得知他们想定做西服。


  “5套还是10套?”营业员用英语问。


  “No,no.”对方笑着说,他并不想天天穿西服,只要一套西服、一件夹克和衬衫。


  彭伟为客人量完尺寸,报价时,让对方看了此前同款衣服的售价。彭伟说,这些客人是以前的客人介绍的,不能比以前的卖得贵。


  每到下午,彭伟就忙得没法儿分身了。当然,这比起那些为名人制装的时候,确实显得平淡了。


  彭伟记得,2005年,劳拉·布什在该店定制了一套唐装。接到通知后,徐红兴亲自到酒店,为劳拉·布什量体。徐红兴说,当时只专注地测量,跟对方没有什么交流。量完后,立即让店里专门做唐装的裁缝赶制。2008年,罗格夫人和女儿来店里定制了套装。此外,李金斗等诸多演艺界名人均来此定制过服装。


  彭伟说,他曾为不少名人量体裁衣,很多人是这里的老主顾。


  最大的愿望


  彭伟觉得,现在他干的活儿:帮人量体、记下尺寸,跟当年父亲站在路边“收活儿”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当年父亲“收活儿”后,要自己熬夜赶制;现在,他只要把尺寸发到工厂,工人们就会按要求赶制了。


  徐红兴邀请过彭德明跟他一起干,彭德明没去,他说:“我干我的裁缝铺,也方便照顾小孙女。”


  裁缝铺尽管利润很少,但生意很好。最近,当地居委会的老太太要搞表演,托彭德明做50套表演服。他和现在仅有的一名工人紧赶了好几天,在她们需要前做完。



  来北京20多年了,彭德明熟悉这里的老人和新人。遇到浑身是泥的农民工来补裤子,他会少收一块钱。因为,在北京这么多年,他“遇到了很多好人”。当年,他刚到北京时,是当地人送他木板当床卧,送他板凳待客坐。


  刚来时,一家人挤在十来平方米的平房里;现在,彭德明和老伴租了一间大院子,儿子、女儿有单独的住处。当年,买不起菜,他到菜市场拣菜叶子回家煮着吃;现在,想吃啥都能买了。


  彭德明在老家建了一套三层楼房,一直没人住。最近,彭伟又到老家所在的城镇,花四十多万买了一套商品房,把女儿的户口转过去了。


  彭伟说,江苏来的老裁缝绝大多数都回去了,30岁以下的很少再学裁缝了。因此,彭德明打算一两年后回老家,把孙女转回老家上学,那边教学质量好。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培养孙女上大学。


  彭德明一边说话,一边把飞人牌缝纫机踩得飞快。他说,这台脚踏缝纫机跟了他20多年,不会再传给谁了。

相关链接:http://shdashagroup.com

2017年我国纺织行业经济运行述评

2017年我国纺织行业经济运行述评

  2017年,在全球经济稳健复苏,我国经济增长6.9%的背景下,纺织行业认真贯彻新发展理念,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稳中求进,经济运行平稳、内需稳步增长、外需温和回暖、效益稳步提升。尽管国际棉价巨幅波动,但国内棉花及纱布保持平稳,出口数量继续增长,棉纱进口激增现象受到抑制。主要特点如下:

  一、投资结构进一步优化,棉纺加工业投资缩小、化纤业投资大幅提升。

  受资源区域优势和市场环境影响,纺织行业投资结构更趋合理,智能创新、绿色环保型投资进一步增强,低水平规模膨胀型投资明显缩小。据国家统计局资料显示,2017年我国纺织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2%,增速较上年下滑2.5个百分点。分行业看,纺织业同比增长4.4%,增速下滑6.3个百分点,其中棉纱加工业微增1.6%,增速大幅缩水17.8个百分点;服装业同比增长4.1%,增速下滑1.5个百分点;但化纤业大幅反弹,同比增长19.2%,增速大幅提升18.9个百分点,其中涤纶纤维大增54.5%(去年负增长16%);人造纤维增长27.8%,增速提高25个百分点。分区域看,投资主要集中于东部和新疆地区,内地投资规模明显萎缩。

  二、生产、效益稳步增长,化纤行业利润增幅明显。

  2017年,纺织制造业生产继续保持平稳增长,增速保持4-6%水平。从增加值增速看,纺织业同比增长4%,服装、化纤业均增长5.8%。从主要产品产量看,除服装继续窄幅下降外,其他均保持不同程度增幅。2017年全国产纱4050万吨,同比增长5.6%;布695.59亿米,增长1.2%;印染布524.59亿米,增长4.8%;服装287.81亿件,下降2.6%(去年下降1.6%);化纤4919.55万吨,增长5%,其中粘胶短纤363.8万吨,增长3.9%。

  在全国纺织行业平稳增长中,新疆地区快速发展起着重要作用。据国家统计局资料显示,2017年新疆棉花产量达408.2万吨,比上年度增长13.6%,占全国棉花总产量548.6万吨的74%以上。由于棉花产能逐步集中于新疆,使纺织产能在新疆地区得到迅速扩张,估计2017年末新疆纱锭接近1200万锭。据国家统计局资料显示,2017年新疆纱产量达151.02万吨,比上年大增39.4%,是2010年的3.8倍;布产量2.56亿米,比上年增长45.5%,是2010年的1.64倍,增速均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2017年,全国纺织服装行业经济效益有所提升,亏损企业亏损额有所下降,化纤行业表现尤为突出。据统计,2017年全行业实现销售收入68935.65亿元,同比增长4.18%;利润总额3768.81亿元,同比增长6.92%,增速较上年提高2.4个百分点。其中化纤业同比增长38.3%,涤纶纤维增长63.4%、人造纤维增长17.1%,大大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平,而棉纺织业仅增长1.8%。全行业亏损企业亏损额同比下降6.2%,其中化纤业大幅下降41.3%,涤纶纤维下降71.2%。值得关注的是,全行业产成品资金同比仅增长3.7%,增速远低于生产、销售收入等指标,尤其是棉纺织业在生产增长4-5%、销售收入增长3.4%的情况下,产成品资金仅微增1.5%,反映产销平稳,产品库存压力小,形势较为乐观。

  三、外需回暖、内需平稳,数量拉动出口增长,棉纱进口增速减缓。

  内需平稳回升。据国家统计局资料显示,2017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366262亿元,同比增长10.2%,其中服装、针纺织品14557亿元,增长7.8%,较上年增速提高0.8个百分点,这是7年来增速首次提高,零售额大幅增长反映出国内不断稳健提升。另从纺织服装出口与内销比重分析看,内销比例明显提升。2004年我国纺织品服装30%以上依赖出口,即内外销比为70:30,2017年内外销比为88:12。

  外需逐渐回暖。受全球经济稳健复苏影响,2017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扭转连续2年负增长局面,出口2685.96亿美元,同比增长0.8%。

  2017年我国纺织品服装进出口特点如下:

  1、对重点市场出口回稳,对美国、东盟、日本出口恢复性增长,对欧盟出口降幅收窄,但在各地市场份额有所下降。

  据中国海关统计,2017年对欧盟出口488.627亿美元,同比下降1.1%,降幅有所收窄。其中对英国出口103.28亿美元,同比下降12.7%,占欧盟市场总额的21.1%,若剔除英国因素,2017年我国对欧盟出口微增2.5%。另据欧盟海关统计,2017年1-10月欧盟进口纺织品服装1093.3亿美元,同比增长2.8%,其中自中国进口372.2亿美元,增长1.3%,占欧盟市场的34%,份额略有下降;自东盟进口增长9.9%,市场份额逐年提升。

  据中国海关统计,2017年对美国出口453.93亿美元,同比微增1%,其中纺织品出口增长6%、服装出口下降0.8%。另据美国海关统计,2007年1-11月美国进口纺织品服装1084.3亿美元,同比增长0.9%,其中自中国进口374.2亿美元,下降0.7%;但自东盟、印度、墨西哥进口分别增长2.9%、3.9%、6.2%,由于美国扩大对其他经济体进口,自中国进口比重由2012年的40.2%逐年下降至2017年的34.5%。

  对东盟出口仍有所增长。2017年对东盟出口347.5亿美元,同比增长4.5%,其中对越南出口增长8.6%。

  对日本出口恢复性增长,扭转持续下滑局面。2017年对日本出口203.2亿美元,同比微增0.1%。但在日本进口统计中,自中国进口继续下降。另据日本海关统计,2017年1-11月日本进口纺织品服装336.4亿美元,同比上升0.3%,其中自中国进口204.7亿美元,下降1.3%;自东盟进口增长5.2%。

  2、出口结构逐步改变,量增价跌局面仍未扭转。

  2017年纺织品服装出口增长0.8%中,纺织品出口1104.87亿美元,同比增长4.2%,服装出口1581.09亿美元,同比下降1.4%,由于纺织品出口持续增长,纺织品与服装出口占比由2010年的37.3:62.7上升到2017年的41.1:58.9,纺织品出口占比已超过4成。这一指标折射出两个问题:一是我国纺织品尤其是化纤纱、面料有强劲竞争力;二是周边国家和地区服装行业发展迅速。

  从出口商品量价变化情况看,仍是数量出口带动出口增长。据初步核算,2017年纺织品服装出口价格指数为95.98%,其中纺织96.95%、服装95.6%,价格同比分别下降4.02、3.05、4.4;纺织品服装出口数量指数为103.2%,其中纺织品105.4%、服装102.5%,数量同比分别上升3.2、5.4、2.5。

  从具体出口商品看,除化纤纱出口价格回升外,其他价格均不同程度回落。2017年纱线出口数量473.77万吨,同比增长5.6%,出口金额增长7.8%,平均单价上升2.1%,其中棉纱线数量增长10.5%,金额增长6.1%,平均单价下滑3.9%。面料出口数量446.35亿米,同比增长8.4%,出口金额微增4.1%,平均单价下跌3.9%,其中棉布数量增长2.1%,金额下降0.2%,平均单价下跌1.97%。棉及化纤服装出口数量338.64亿件,同比增长2.4%,出口金额下降2.6%,平均单价下跌7.3%,其中棉制服装数量增长1.7%,平均单价下跌5.2%,化纤服装数量增长3.5%,平均单价下跌6.1%。附表:2017年主要产品出口统计

  3、棉纱进口维持上年水平,自越南进口仍较强劲。

  受国际棉价起起落落和中国棉市持续平稳等因素影响,棉纱线进口激增现象受到抑制,进口总量基本维持上年水平,但自越南进口激增现象依旧突出。据中国海关统计,2017年我国棉纱线进口数量198.35万吨,较上年微增0.6%,进口金额增长6.5%,进口单价上涨6.8%。在主要进口国别中,来自于印度、巴基斯坦的进口数量分别下降6.1%、12.5%,但自越南进口仍十分强劲。2017年自越南进口棉纱线71.59万吨,同比增长14.5%,占我国棉纱线进口总量的31.5%,占越南纱线出口总量的53.1%,即越南出口纱线中的一半以上面向中国市场。

  四、国内棉市平稳,国际棉价起落杠杆,内外价差变化较大。

  受国内棉花直补政策和储备棉轮出影响,国内棉市持续平稳运行,对棉纺行业平稳运行起着重要作用。据统计,2017年储备棉累计成交322万吨,约占棉纺当年棉花消耗总量的4成以上,储备棉成为棉纺行业获取资源的主要渠道。从成交价看,成交平均价14754元/吨,储备棉行情基本与即期的内外棉价同步运行,同时又反过来引导现货市场走势。受储备棉量价影响,国内期现货棉市总体平稳,基本围绕15800元/吨上下震幅百元左右运行。

  由于直补和轮储两项基本政策保驾护航,近两年来国内棉市基本不受任何外围市场影响而独自走自己平稳运行行情。2017年国际棉市在过渡炒作情况下,棉价起起落落,两度冲高近年来最高水平,尤其是从2017年8月-2018年1月中旬,受炒作及中国扩大棉花进口(2017年中国进口棉花115.3万吨,同比增长28.9%,扭转连续4年大幅下滑局面),棉价持续攀高,纽约期棉由平均68美分/磅攀升到83美分/磅,累计上涨达1500点,涨幅22%;CotlookA指数上涨1700点至94美分/磅近几年高位。受国际棉价大起大落杠杆影响,内外棉价差由最高3000元/吨左右缩小到300元/吨以内,滑准税折口岸价甚至高于国内棉价。国际棉价极不稳定和内外棉价价差倒挂,为增强国产纱竞争力打下坚实基础,也是棉纱进口激增缩水重要因素之一。

  主要化纤价格则不如棉价稳定,受成本、环保、需求等因素影响,涤纶短纤价格持续攀高,粘胶短纤高位回落。其中涤纶短纤受原油价格急速回升(由不足30美元/桶升到60美元/桶左右),2017年价格持续攀高,主体价由7300元/吨一路攀升到9200元/吨左右,累计上涨近2000元/吨,涨幅达25.6%,这也是涤纶行业效益大幅提升重要因素之一。粘胶短纤受后加工企业需求不力,价格高位回落,目前维稳14500元/吨左右。

  五、2018年纺织行业有望延续平稳运行

  1、棉市有望继续平稳。尽管国内棉花供需缺口依存,但储备棉轮出和进口棉政策调节,国内棉市将会保持平稳运行。国际棉价因供需基本平衡,基本面不支持棉价大涨,棉价有望回稳,预计内外棉价差有望控制在合理区间。

  2、化纤价格仍有上涨空间。受国际形势和供需因素影响,国际油价仍有继续上涨可能,成本推动,化纤价格仍有上调空间,但受制于下游承受力制约,涨幅会受到一定限制。

  3、内外需市场更趋活跃。随着全球经复苏加快,中国经济强劲增长,纺织品服装内外销将比2017年有一定增幅,进出口贸易将好于2017年。

  4、农产品增值税下调需引关注。2017年7月1日开始我国农产品增值税由13%下调至11%,下调2个点。多年来棉纺织行业一直呼吁希望解决增值税17%抵扣13%,4个点无法抵扣不合理现象未果情况下,目前又增加到6个点,这对棉纺织企业提高效益有一定影响,希望能引起相关部门关注。

文章关键词: 

相关链接:http://shdashagroup.com